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幽灵: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幽灵 · 2022-03-16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会“攻”人民群众的“心”, 反抗的一“侧”会越来越多,必然就会干戈不止;不会“审”国内外“姓资姓社”的“势”,社会治理只会陷入“宽”与“严”的“死循环”!

  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幽灵

  众所周知,自从上世纪末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后,国际共产主义事业遭受了重大挫折。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以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官方宣传中尽管仍然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挂在嘴边,但对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一类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则是极力淡化、避之唯恐不及。与此同时,随着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官方称之为“民营经济”或“私营经济”)开始崛起,与之相应的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民族主义等思潮大行其道。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新生资产阶级的力量已经羽翼渐丰,为了巩固和扩大自己的经济利益,它们通过各种“糖衣炮弹”打倒了大量各级官员,这还不够,它们甚至开始谋求政治权力(例如,召开所谓的“新西山会议”,炮制所谓的“08宪章”)...还记得南派三叔写的《盗墓笔记》里面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我们暂且把当年(注:指改开前)逼迫他们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盗墓活动的幕后势力称为“它”...那个年代(注:指改开后)民进国退,社会风气开始放开,很多的以前了不得的东西,比如说工会、居委会的作用越来越退化,胆子大的人开始做小生意,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搞起来的,同时外国人也开始进入到中国人的视野里。新的事物全面替代的老的事物。这个“它”所在的体系,可能在那次更新中瓦解了...时过境迁,又过了近二十年,经济开始可以抗衡政治”,以前看这本书的时候,总是把它当做一本单纯的悬疑小说来看,但是这段话让我眼前一亮,因为不管南派三叔写这本小说的目的是什么,他这些话也着实道出了改开之后的某些“天机”!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既然曾经的国际共运事业遭遇了挫折已经成为了既成事实,我们也只能接受它,然后好好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便于日后让共产主义运动更好地“东山再起”。下面,请允许我就某些具体问题发表一些自己的愚见。

  一、关于“形左实右”的问题

  前些年,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大行其道,网上各种辱华、反共、反人民的言论此起彼伏。当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言论自然也在网上遭到了强烈抵制和反驳,凸显了国内、党内还是存在着健康力量的,这很让人欣慰。不过,在这一过程中,我发现这样一些现象:1、有些人反驳历史虚无主义时,往往夹带着各种脏话,动辄骂人“祖宗十八代”;2、有些人“反击”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哪怕是对某些阴暗面进行合理、善意的批评(例如,批评我国官员腐败、两极分化严重、官僚主义等)也乱扣帽子、乱打棍子。

  举例说明,前些年我在QQ上看到有一个网友,它的名称叫做“乌托邦-信使”,看他的空间内容,随处可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字样,它的空间的背景音乐都是前苏联的歌曲,乍一看,是一个活生生的“共产主义战士”。但是,看他给别人的辩论,则让人大跌眼镜,动辄就是“你这汉奸、特务”、“滚回你的美国主子老家去”,完全不是“摆事实、讲道理”的样子。甚至有人跟他指出我国当时普遍存在的“强拆老百姓房屋,老百姓无处申冤”的问题时,他直接用诸如“那你为什么不去造反?到我空间叫什么劲?”一类的话回怼。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仗势欺人的官僚主义架势。更有甚者,我在他的说说里还看到这么一则“笑话”:他先是说“日本的《海贼王》滚回老家去”,后面他又说什么“经过鉴定,《海贼王》有反美的成分,所以撤销其抵制”,照它这套逻辑,二战期间日本法西斯也轰炸了珍珠港,和美国打了起来,也很“反美”,是不是就不用抵制日本法西斯了?!

  还有一个例子,有一个百度贴吧的名称叫“大宋吧”,乍一看,这是研究宋朝历史的贴吧!但是,在十年前,听有些网友说,这个贴吧被一伙所谓的“毛左”把持着,动辄扣帽子、打棍子,把贴吧弄得乌烟瘴气,我当时一时好奇,就进了“大宋吧”去看了看!我发现,这个贴吧存在着两种看似截然对立的观点:1、一派主张岳飞在收到“12面金牌”之后就应该抗旨不尊,进兵收回开封,乃至造反自立,当时宋朝就可以收付失地、一雪前耻。进而,由岳飞“抗旨”引申到了对于“封建专制”制度的批判,进而推崇西方民主,有点类似于【公知】的言论,应该批判;2、另一派(即那些所谓的“毛左”)则认为岳飞收到“12面金牌”后撤军属于“相忍为国”,避免让华夏大地“生灵涂炭”做出的无奈之举,进而反对西方民主,认为“造皇帝反”属于说昏话。单从这个角度看,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是,随后他们说的话,让我心里一紧,即这些所谓的“毛左”在批判了西方民主之后,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转而对我国当时的一切“全盘肯定”,就连对于“封建君主专制”也如此,甚至还说出了“假民主和真专制有什么区别?”、“西方民主的实质就是自治,没有封建帝王罩着的地方,对于社会不公,你不服能咋的?”,按照这套逻辑,似乎要想消除社会不公,就只有“封建君主专制”才行,那我们还要搞什么“辛亥革命”、“解放战争”,搞什么“人民民主专政”呢?直接把溥仪请回来当皇帝不就得了?更有甚者,有人在里面批评中国当时腐败横行、公款吃喝、官员只想着“升官发财”、“老子弄权、儿子弄钱”等现象十分严重的时候,这些所谓的“毛左”要么说你在【造谣】,要么干脆直接说“老爹辛苦经营了一辈子留下的人脉,你凭什么不允许那些官二代、富二代用啊?就凭你是天王老子”、“我就想升官发财,你来咬我啊!”一类的话,并且那些人还把封建时代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一类的话当成了“金玉良言”...这些反党、反人民的鬼话(也是那些被各种“糖衣炮弹”打倒的腐败分子或新生资产阶级分子想说而不敢说的“真心话”!),像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毛左说得出来的吗?说得出这些话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毛左】,分明就是毛主席所说的【走资派】的“应声虫”或“传声筒”(俗称“五毛党”)啊!

  不得不说,像“乌托邦信使”和曾经的大宋吧当中的这些“五毛党”,他们的言行,表面上看比什么都【革命】,比谁都【爱国】,但实际上,这群人爱的是“官”、“权”、“钱”,他们之所以还为党和国家辩护,无外乎是当时管党治党“宽松软”,让他们背后的“金主”(新生资产阶级)可以毫无顾忌地搞“公款吃喝”、“以权谋私”、“权钱交易”(这些“五毛党”也可以分杯羹),而不是基于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为人民服务的觉悟。所以,可以推测,一旦反腐的大棒打到他们头上时,他们叛变得会比什么人都快!毛主席晚年批判的“形左实右”以及现在官方一再提及的“低级红、高级黑”,说得就是这种“五毛党”!这种人的存在,客观上充当着反革命的作用,很容易误导和麻痹不懂马克思主义的群众,为国际资产阶级抹黑共产主义“送助攻”,对于共产主义事业完全是“百害而无一利”!进一步说,过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之所以会遭受重大挫折以及国际资产阶级污蔑公有制为“官有制”,就和这种“形左实右”或“低级红、高级黑”的人混入了革命营垒搞破坏密不可分!这是今后在搞社会主义运动过程中要密切注意的问题!个人认为,今后左派的同志,要在对人民群众揭露“五毛党”的“形‘左’实右”或“低级红,高级黑”方面多下功夫!

  二、关于边疆地区的所谓“民族”、“宗教”问题

  记得倒退10多年,我国边疆民族地区(包括新疆、西藏)频频发生暴乱。对此,我国政府对此的定性一般如下:1、“三股势力”、“东伊运”以及背后的“金主”美国或土耳其等的策划;2、恐怖分子是全人类的公敌,不和特定的地域、宗教、民族挂钩。

  但是,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都知道:任何事件的发生,都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内因是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外因是事件发生的条件。边疆暴乱也是如此,无论是“三股势力”、“东伊运”也好,美国、土耳其也罢,都是事件发生的外因,如果没有内部因素的配合,也是无法发生的。那导致边疆地区频频出事这些“内因”是什么呢?2021年初央视播出的反恐记录片里面透露了“冰山一角”:1、在自治区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自治区教育厅原副厅长阿力木江·买买提明等人的策划下,新疆中小学曾使用包含血腥、暴力、恐怖、分裂思想等内容的维吾尔语教材长达13年...这些教材里没有中国的国旗、国徽、国歌,却有所谓“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国徽”... 从2004年起,这些问题教材在全区使用长达13年之久;2、曾经担任过新疆司法厅副厅长、乌鲁木齐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司法厅厅长以及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政协副秘书长的希尔扎提·巴吾东“包庇很多分裂势力,并与境外恐怖势力里应外合,让后者不断扩张势力”,并且在公安、政法系统工作期间,“只打掉那些已经暴露的恐怖分子,那些还没暴露的却没有列入打击”(这有点古时候某些边关将领“养寇自重”的意味)。此外,在新疆官方曾经公布的微信公众号里面也透露了不少“两面人”的信息,其中的信息量远比央视公布的多得多。

  按照官方的这种说法,过去边疆地区党和政府内部存在着不少“内鬼”或“两面人”,他们中有的人甚至窃居高位,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分裂势力开了不少“方便之门”,让分裂思想大行其道,许多维族百姓深受其害敢于暴露自己的内部问题,这比过去宣传中一味强调“境外势力”要进步了许多!

  但是,下面的问题又来了: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样一些人的出现,并且还能让他们为非作歹多年还能“相安无事”呢?这个问题,目前的官方还没有给出答案!

  为了了解个中原委,本人专门查阅了以往的边疆地区历史资料,根据我查阅到的资料的情况,发现这里面的问题错综复杂。众所周知,在1990年,新疆阿克陶县的巴仁乡曾经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巴仁乡暴乱”,根据官方披露的资料,当时极端分子玉素甫·则丁,打着宗教的旗号,煽动信教群众冲击巴仁乡政府,期间有6名武警战士牺牲。而曾经担任过新疆党委书记的老一辈革命家王恩茂当时还活着,巴仁乡事件发生后,他专门就这个问题做了多次讲话,并指出:新疆的主要危险来自“民族分裂主义”,而且往往和“非法宗教活动”相关,国内外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常常披着宗教的外衣进行反革命活动。关于这一点,官方一直在强调,并且上世纪90年代还专门就新疆问题出了一个“7号文件”,里面明确指出了新疆问题的根源在于“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现在官方关于“三股势力”的论述也与之大同小异。

  但与此同时,王恩茂老前辈还特别说道:“巴仁乡发生反革命武装暴乱,为什么有这样多群众跟着反革命分子跑,这不是巴仁乡的群众不好,而是我们的基层工作薄弱,基层党的领导薄弱,群众工作薄弱,宣传教育工作薄弱,让敌人大造了反革命舆论,群众受了敌人欺骗蒙蔽的结果。乡村思想宣传阵地我们党没有占领,而让敌人占领了去,这是严重的教训”(见《王恩茂文集》下册中《巴仁乡反革命武装暴乱充分证明民族分裂主义是新疆的主要危险》一文),王恩茂老前辈的这些讲话,道出了在改开初期“形势一片大好”的同时,新疆的基层党组织几乎形同虚设,基层的意识形态阵地“溃不成军”!此外,王恩茂老前辈在当年的另一则讲话中,则进一步指出:“毛主席在延安时批评官僚主义,为官僚主义画相:一声不响,两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官不全,六亲无靠,七窍不通,八面威风,九(久)坐不动,十(实)是无用。这样的官僚主义现在比延安时多了。巴仁乡发生的反革命武装暴乱,两年前就已经开始进行反革命暴乱活动,今年三月二十七日以后,反革命活动更加猖狂和公开化,可是领导上一直不知道,这既是严重的丧失阶级警惕性,又是严重的官僚主义。我们还应该看到腐败现象是严重的,有不少干部受到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蚀和影响,以权谋私,贪污受贿,投机倒把,违法乱纪等等,丧失了共产党员的本质,败坏了党风,损害了党的形象,破坏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见《王恩茂文集》下册中《密切党同各族群众的联系》一文),。由此可见,巴仁乡暴乱之所以会发生,除了“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外,还和当时的领导干部阶级警惕性丧失、官僚主义和腐败问题严重,进而导致当地基层党组织和政府软弱涣散、公信力扫地、意识形态工作一塌糊涂密切相关。个人认为,王恩茂老前辈说的这些话,同样可以很好地解释后来新疆的“两面人”为何能得到提拔并长期把持要害部门以及“问题教材”为何能够使用13年之久而不被发现!因为,在18大之前的10多年时间里,王恩茂老前辈指出的这些问题不仅存在,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此外,我还调研到了许多揭露当时新疆某些地区腐败问题的文献,例如,乌鲁木齐市委党校的李润芝教授曾于1998年在《天山论坛》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腐败现象对乌鲁木齐市社会稳定的影响》,道出了当时乌鲁木齐党和政府的腐败“大有赶超沿海开放地区之势,甚至在某些方面表现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还指出“腐败现象往往被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所利用...对社会稳定埋下了隐患,甚至导致一定程度的社会动乱”,也就是说,新疆过去之所以暴恐频发,当地干部的腐败导致当地党委和政府威信扫地也难辞其咎!试问,那一个个被各种“糖衣炮弹”打倒的腐败官员,拿什么去联系群众、震慑敌人?!

  而且,自从2012年以来,新疆地区(包括兵团)揪出的腐败分子也不少,有些人的级别还不小,例如,杨刚(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自治区委党校校长)、栗智(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昌党委书记、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努尔·白克力(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政府主席)、任华(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兼),自治区党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自治区教育厅党组书记,自治区文化厅党组书记、副厅长)、谢晖(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刘新齐(曾任兵团党委副书记、司令员)、杨福林(曾任兵团副司令员,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甚至前述的那些身居高位的政治上的“两面人”都存在经济上的腐败问题...这些曾经身居新疆自治区、兵团的高级干部都被“糖衣炮弹”打倒并落马了,也间接证实了过去新疆的腐败确实比较严重!让这些新生资产阶级分子或“两面人”治理边疆地区,不出问题才有鬼!王恩茂老前辈生前的那些讲话,真的一点都不过时!

  这里又涉及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改开之后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新疆的腐败、官僚主义就如此严重、新疆的基层党组织会几乎瘫痪?!这一点,我在王恩茂老前辈生前的某些讲话里也找到了一些端倪,例如,他在1984年的一则关于发展新疆农业的讲话中,他对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持肯定态度,并且强调要对其发展和完善,但在讲话最后,他却说了这么一段话:“这几年来,实行了生产责任制,放宽了政策,农民的生活普遍有了改善。但农民的思想政治工作普遍有所放松。有些农民的个人主义,不顾国家和集体,一切向钱看的思想以及封建迷信活动,买卖婚姻,赌博及一些不健康的娱乐活动等现象有所抬头...要克服和防止那种认为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自己积极劳动,不需要再进行思想政治工作的错误观念。同时,也不能因为农村不提清除精神污染的口号,就放松思想政治工作...农村的思想政治工作是一项经常性的工作,不能今天抓、明天不管”(见《王恩茂文集》下册《总结新经验,解决新问题,开创农村工作新局面》一文)。个人认为,王恩茂老前辈的这段话,已经委婉地道出了一点:“包产到户”后,有些农民私有观念膨胀、拜金主义滋生,开始侵害国家和集体利益(说直白点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公有制遭到冲击,农村地区社会主义思想教育一塌糊涂,某些已被打到了的封建糟粕沉渣泛起。社会主义经济基础都动摇了,还能指望上层建筑领域不出幺蛾子吗?

  到了1989年,王恩茂老前辈在一则关于发展兵团农业的讲话中,认为农业的现代化发展“要有一定规模经营”,这有利于发展多种经营、积累资金、农业机械化、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以及采用现代科学技术等,而这些是“家庭(承包)农场”或“小农场”难以实现的。因此他强调“大农场同小农场不能完全分离,不能孤立,要有分有统,‘统分’结合,发挥农场整体规模的优势”。与此同时,他还列举了当时仍然坚持集体经济的湖北洪林村来说明规模经营的重要性(见《王恩茂文集》下册《坚持大力发展兵团农业》一文)。个人认为,王恩茂老前辈的这篇讲话,已经是委婉地批评改开初期搞“包产到户”时片面强调“分”而忽视了“统”,除了解决了个人温饱、满足个人私欲外,对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没任何帮助,并且还尝试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新疆地区的经济基础重新往公有制的轨道上拉!但是,从后面发展的历史来看,王恩茂老前辈的这些讲话是没有引起重视的,私有化依然在继续发展!

  但是,对于王恩茂老前辈指出的这些新疆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在目前公开的官方报道和宣传的中几乎不曾提及,官方宣传仍聚焦在“三股势力”、“双泛思想”以及美国、土耳其的影响(有时会提及“两面人”问题)。甚至在网上,仍然有人简单地把暴恐和宗教挂钩,甚至时不时地还可以看到诸如“伊斯兰教扩张史”一类的帖子,把历史上由某些宗教上层或披着宗教外衣的剥削阶级造成的问题简单归咎为“宗教问题”,这与“911”之后世界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的宣传如出一辙...这一切,客观上扩大了打击面,帮助了敌人!

  对于出现这些情况的原因,我想起了前几年《环球时报》前任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发布的关于新疆采取“相当严厉的管制”、“把新疆从动荡的边缘拉了回来”一类的博文下方看到过这么一段评论回复:“还是毛主席的手段高明,以阶级划分代替民族问题,宣扬维汉穷苦人是一家。现在呢?阶级斗争不提了,主体民族除了拜金就是信仰真空,你拿什么去团结少数民族?蝗汗主义?严厉管制?在和平年代,一个地区发展到了战争的边缘,都是土耳其的责任?”(当然,后面这段评论被屏蔽了),个人认为,这段回复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一点:离开了马克思主义道路,抛弃了阶级斗争理论,丧失了阶级警惕性乃至腐化堕落,再严厉的“管制”都是“治标不治本”,“两面人”还会层出不穷!而且,严厉的管制所花费的成本也是巨大的,不可能持久!不从根子上改变,一旦宽松下来,各种问题又很容易“反弹”!

  而且,往大了方面说,在新疆暴恐频发的年代,当时的内地也并非就是“人间乐土”!在18大之前10多年,在内地因为官员腐败引发的各种“群体性事件”(2013年《法制日报》刊登了《恶性群体事件背后都有腐败》的文章,也证实了这一点)还少吗?而且,在新疆使用“问题教材”、“双泛思想”盛行的时期,内地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同样泛滥成灾,各种妖魔化社会主义的言论同样层出不穷,网络思潮极为混乱,而当时中央对此的治理软弱无力...这一切,让当时坊间许多人都觉得中国“要步苏联和东欧后尘”了!由此可见,新疆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并非孤立的事件(尽管披着民族和宗教的外衣),和内地一样,本质上都是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公有制被削弱,意识形态领域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阶级斗争理论被抛弃,各种剥削阶级腐朽思想泛滥成灾,使得官员干部乃至全社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严重滑坡酿成的恶果!这个社会大环境不改变,只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三、究竟是要“实现共产主义”还是“争霸”?

  自从2012年以来,我国在军队建设方面一再强调“打仗”、“备战”,和美国的关系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亲密,各类抗美援朝的影片也开始公开放映,崇洋媚外的思潮大大削弱!许多人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但与此同时,冠以“称霸”字样的新闻时不时地见诸网络舆论,甚至宣传部门一度拍摄了《厉害了,我的国》一类的纪录片来展示所谓的“中国成就”...这给人一种“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感觉!

  想到了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前苏联的兴亡史!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曾经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扛过了最初白军的进攻和外来势力干涉,打败了纳粹几百万大军的进攻,但却在和平年代轰然解体!就我查阅到的资料而言,导致前苏联解体的因素很多,其中,“争霸”就是一个重要原因!尤其是勃列日涅夫时期,打着“国际主义”的旗号积极插足第三世界国家内政(甚至驻军),和美国搞“军备竞赛”,勃列日涅夫甚至还提出所谓的“有限主权论”,肆意干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内政(例如,破坏“布拉格之春”),到头来还派兵入侵阿富汗,这些所作所为,哪里还有一点点社会主义国家的影子?所以,说前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真是一点不冤枉!前苏联因为和美国“争霸”,把大量人财物投入了军工,虚耗了大量国力,而百姓的生活水平却迟迟得不到改善!而且,前苏联的“争霸”行为也极大败坏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形象,特别是为了一己之私入侵阿富汗,使得苏联彻底陷入了战争泥潭不能自拔,成为了压垮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可否认,前些年的中国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许多事关主权的问题方面确实过于软弱(这也和我国的新生资产阶级拼命向国外转移财产、甚至有着“双重国籍”,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财团捏住了“命根子”有关),甚至有些“胆小怕事”,不想“折腾”!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越是害怕“折腾”,帝国主义国家就越要和你“折腾”,那一段时间帝国主义国家对于中国的各种“折腾”还少吗?所以,现在积极整军备战非常有必要,对于帝国主义国家的态度强硬点也是没错的!但绝不能跑去“争霸”,因为这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干的事情,而且会被无休止的“军备竞赛”搞得民穷财尽,那我们和前苏联的“社会帝国主义”又有什么区别呢?!当今中国舆论中那些想要中国和美国“争霸”的人,究竟是何居心呢?!还记得之前有位同志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的目标是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不是到资本主义世界去争霸!”,一语中的!

  最近,乌克兰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俄乌战争举世震惊,我看到网上围绕着究竟应该“支持俄罗斯打乌克兰”还是“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吵得不可开交!其实,关于乌克兰的问题,用“阶级分析法”来分析一点不过时,众所周知,自从前苏联解体后,无论是俄罗斯也好,乌克兰也罢,都明目张胆地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前苏联时期劳动人民的果实被俄罗斯、乌克兰国内的那些寡头(前苏联时期的“腐败分子”)瓜分殆尽,人民的生活困苦不堪,两极分化严重、阶级矛盾极为尖锐...最初,叶利钦指望欧美垄断资产阶级能够“帮助”俄罗斯,但是,欧美垄断资产阶级贪得无厌,既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苏联,同样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资本主义俄罗斯来跟他们“争霸”、“抢夺地盘”,因而对于俄罗斯仍然百般打压!在此情况下,“铁腕”的普京出现了,开始对欧美垄断资产阶级做出强硬的回击...在此情况下,乌克兰的资产阶级政府就沦为了欧美垄断资产阶级和俄罗斯新生资产阶级“争霸”的“棋子”!出现今天俄罗斯和乌克兰交火的局面,本质上是俄罗斯新生资产阶级和欧美垄断资产阶级之间“抢夺地盘”但又“分赃不均”的结果!因此,无论最后谁赢谁输,最倒霉的还是乌克兰底层老百姓!要想根本解决乌克兰的问题,唯有乌克兰的老百姓重新团结起来,既反对欧美垄断资产阶级及其在乌克兰的代理人,也反对俄罗斯新生资产阶级,重新回到社会主义道路上!否则,乌克兰的危机永远不可能结束!因此,对于俄罗斯,我们需要它冲锋在前,来分散乃至打乱美帝的部署,帮助我们中国纾解压力,但也仅此而已!

  四、当前中国的喜与忧

  自从2012年以来,在意识形态领域出现了较大的变化,散播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炎黄春秋》杂志的领导班子被改组,国内的许多“砸锅党”、“推墙派”、“翻天派”的代表人物或是丢了饭碗(例如,邓相超、左春和等)、或是丢了党籍(例如,蔡霞等)、或是锒铛入狱(例如,任志强、罗昌平等),许多经常散播“精日”、“精韩”、“精美”言论的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处罚,历史虚无主义受到遏制;与此同时,在反腐败领域,也是“硕果累累”,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大老虎”以及一大批“苍蝇”、“狐狸”、“硕鼠”,根据2021年8月中纪委公布的数据,截止到2021年6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调查388.4万件、417.3万人,共给予党纪政务处分380.4万人,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63.7万件,党纪政务处分55.8万人”,腐败现象得到一定程度地遏制,各种铺张浪费、公款吃喝的风气也大为收敛;在边疆问题上,通过反恐、“去极端化”、抓“两面人”等措施,使得困扰新疆多年的暴恐问题得到解决,民族分裂势力受到了巨大打击;在香港问题上,通过《香港国安法》的制定,困扰香港多年的“港独”问题初步解决,大批乱港分子被绳之以法;在对待新生资产阶级的问题上,通过“反对资本无序扩张”、“严查明星偷税漏税”等手段,初步遏制了那些“在野”的资本家的嚣张气焰。此外,通过所谓的“精准扶贫”,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的发展,让许多农村地区的“鳏寡孤独”有了最低生活保障...这一切,还是应当充分肯定!

  但是,还是要看到,官员的腐败依然严重,似乎大有“前腐后继”之势!即使是对于腐败的揭露,也仅仅停留于“理想信念滑坡”、“背弃了初心使命”一类的宣传,几乎没有触及到“私有制”这一根本问题(虽然在一些讲话和文章中也提到了“自觉抵制商品交换原则对党内生活的侵蚀”,但是并未就此深入分析改开后经济基础领域“公退私进”对政治领域的影响),而且反腐败主要手段是靠“自上而下”的“巡视”制度以及各种法律法规的制约,缺乏人民群众对于党和政府“自下而上”的监督!此外,即使在所谓的“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往往也变成为了某些“一把手”的“私人领地”,普通的职工很多时候依然处于“弱势群体”的地位!官方宣传对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字眼依旧讳莫如深,还记得2018年,人大的周新城老师发表了题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结果在舆论场上遭遇了强烈的反弹,什么“文革余孽”、“试图否定改革开放”的帽子满天飞,就连一些官方微博也认为这篇文章“急躁冒进”(前社科院院长王伟光2016年写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一文,也遭受了如此待遇)!此外,“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新生的资产阶级虽然遭受了打击,但是势力依然巨大,并且仍然能够左右中国社会的舆论场,其在体制内依旧有大量的“代言人”...

  此外,在中国教育领域,问题依然层出不穷。记得之前还看到这样一则《中国年龄最小的“贪官”》新闻:某个13岁的小学副班长利用老师赋予的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几年之内收受同学各种“贿赂”几万元...而且,在这一过程中,班主任对他一味袒护纵容、偏听偏信,给许多同学造成了心理阴影!看到这个新闻,我震惊了,一个13岁的小孩,居然都已经懂得“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了,而且长达几年时间都无人管!虽然事后那个小学的校长被撤职,班主任也被撤销教师资格,这没什么说的!但是,仔细想想,这难道仅仅是他们的责任吗?!

  此外,这几年曝光出来的一些高校学生会“官僚化”严重,某些学生会干部“官”气十足!虽然有官媒分析说“官本位思想、官僚习气在侵袭校园、误导青年”,确实道出了问题的实质!但问题是:“官本位”的思想为什么会“侵袭校园、误导青年”呢?

  联系到改革开放以来,私有制经济再度兴起,“拜金主义”横行,整个社会“笑贫不笑娼”,即使是“体制内”的官员,也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以权谋私、消极腐败的现象层出不穷,就连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这些曾经的国家领导集体成员都因为腐败落马了...而学校也不是“真空地带”,怎么可能不受一点点影响呢?!还记得我们在读中学的时期,给我们上课的那些中学教师给我们传授的无一不是“升官发财”、“生存竞争”一类的剥削阶级反动思想...同时,当时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大行其道,那些中学老师也受到了这些错误思潮的鼓动,不停地在课堂上贬低马克思主义,贬低农民工人,贬低毛泽东,甚至贬低中国人民“素质低”,唯有他们这些“知识分子”才值得尊敬等...试问,在这种社会背景熏陶出来的教育氛围下,会教出这样的学生,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了成都武侯祠门前的那份“攻心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联系到我国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个人认为,这句话还可以这样解:不会“攻”人民群众的“心”, 反抗的一“侧”会越来越多,必然就会干戈不止;不会“审”国内外“姓资姓社”的“势”,社会治理只会陷入“宽”与“严”的“死循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2. 普京摊牌,俄伊导弹齐射送180北约兵上西天
  3. 钟南山,我终于失去了你
  4. 司马南:跪安
  5. 欧洲金靴:对今晨张文宏医生文章的一点理解
  6. 妖风阵阵逼人跪!
  7. 战争进入第20天,俄军终于取得了一个重大突破
  8. 吴铭:胡先生,且留步,听我一劝
  9. 吴铭:评中美罗马会谈
  10. 战争进入第19天 一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
  1. 张文茂评李光满《几点忧思》——此文提出的问题具有根本的性质
  2.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3. 吴铭:又一个泽连斯基诞生了
  4. 子午:反对“免费医疗”的人,不是坏就是蠢!
  5. 俄军揭开美国生物战真相!美国是要毒杀中俄,还是要毒杀全人类?
  6. “群众”的再想象与改革寓言的生成——重述乔厂长的故事
  7. 申鹏: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8. 跪下就万事大吉了吗?
  9. 吴铭:骑虎难下,黔驴技穷,手忙脚乱
  10. 吴铭:一个很难想通的问题
  1. 赵磊:战局生变,普金咋办?
  2. 从富士康本田看产业工人的维权斗争及维权机制的构建 ——重读马克思《资本论》第一版序言
  3. 赵磊:俄罗斯别上当,继续打!
  4.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认清事实2
  5. 究竟谁想开倒车?
  6. 吴铭: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
  7. 合作?共赢?——评《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
  8. 俄罗斯的真实目的,终于暴露了!
  9. 复旦教授发声:他们背叛了我们,正在暗中截断我们的路!
  10. 张文木: 毛泽东两个预见, 点明乌克兰事变结局
  1. 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为何在82岁高龄写下了这本重要著作?
  2. 申鹏: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3.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4. 将俄乌战争与抗美援朝类比,我坚决反对!
  5. 外卖骑手
  6. 把中国金融命脉全部交“四大”审计,金融安全无恙乎?
2022年澳门精准资料免费,626969con开奖结果626969精准分析胡秀英,123澳门正版资料,香港二四六玄机资料/免费图全程,澳门正版资料免费公开四不像